世紀末的沮喪狂歡

0

文 / DDK
圖 / DDK & co.

破爛世界的末世狼狽
千禧年是一個毀滅指標
毀滅的不是世界
而是無奈繼續存活下去的動力
而大家在那個年代都活的很快樂
是不是其實活的沒有意義會更自在
更像個充滿詩意的人?
1996年大家都還在聽Alanis Morissette 的 Jagged Little Pill
同年陳水扁召集超級市民們在市民廣場一起銳舞
隔一年因為陰錯陽差進入了唱片行工作
接觸到了真正是屬於世紀末的聲響
台灣的一窩蜂舉動在這個時刻令人異常感動
串肉粽式驚人的發展
變成全民運動
創下史上酒駕肇事率最低的年代
警察臨檢都是在臨檢一些微笑的人們
和樂融融
快樂完全地進行著

此刻全台各地大大小小的派對從星期一到星期天全年無休供應著每個人參與
凌晨兩三點主要道路都還在塞車
林森北路忠孝東路南京東路
接近天亮的時候就輪到錢櫃爆滿
那幾年也創下在錢櫃電梯偶遇前女友的次數之冠
唱完歌再串一把粽子回家續攤
也沒有很在乎明天是不是要上班
唱完今天不回家其實就是要回家繼續續攤
(是你們不回家)
我們家開放的時間不比Texound少
當時住在有神明保佑的行天宮旁
所有偶遇相逢恨晚有的沒的不善不性之男女通通接收
事後內疚想去磕頭非常方便
或是臨時去上個班再回來也很歡迎
當然大家這麼熱衷於活動
台灣體脂肪指數也創下史上最低
除了胃會有點不舒服
小腿肌變大塊
肩頸可能會每天酸痛
牙齒會不小心裂掉
但剩下的就是人們所追尋的目標
快樂。快樂。快樂
1999年的12月31號
知道死期之後連憂鬱症都會痊癒
靠著這個日期我想當時全世界都是這麼快樂著
想著想著
就像初戀一般
當大家討論著自己的初戀
那個苦
那個甜
其實只有經過的人會知道

本文摘自耕聲人派對文學誌《我昨晚做了一個夢》

紙本 | 有聲書 | DJ Sets

關於作者

Taiwan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Taiwan Beats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